学校概况

北京理工大学1940年诞生于延安,是中国共产党创办的第一所理工科大...

MENU

党委宣传部

【媒体】《北京支部生活》刊登文章:从“院士”到“股东”

时间:2012-03-05
供稿:丁兆丹  刘明奇  郝晓玲   编辑:党委宣传部 郝晓玲

    一贯的低调作风,依旧简朴的办公室、节假日无休的工作习惯……我国雷达界研究泰斗、北京理工大学教授、中国工程院院士毛二可,和五年前记者采访他时一样,看上并没有多大变化,但却多了一个身份。如今,毛二可还是北京理工雷科电子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的创业股东。两年前,他和他的科研团队创立了这家公司。毛二可成为北理工院士入股创业的第一人。
 
“要做北理工的‘无人机所’”

    “这是中关村示范区内,中央高校首个获批的股权激励方案。”去年底,《北京日报》头版头条报道了工信部批复的一个股权激励方案。在方案里,北理工将一项发明专利投资到北京理工雷科电子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并将该专利所占理工雷科股份的30%(180万元),奖励给毛二可等6名核心技术人员。
 
    谈起这个股权激励方案,毛二可高兴之余,更感欣慰。他说:“这不仅说明我们创办公司的改革尝试得到了认可,还说明科研成果产业化发展的方向没有错,更坚定了我们走下去的信心。”
 
    两年之前,理工雷科公司成立之初,大家并不是都有这样充足的信心,质疑的声音曾经很大。
 
    2008年,北京理工大学雷达研究所的发展进入瓶颈,面临“两个等待”。一是等钱干活,搞科研需要申请项目经费,很多新的想法因为没有经费支持而胎死腹中。二是等人干活。雷达所人手紧张,而学校给的编制是“死”的,需要的人才招不进来。

    面对困境,是被动等待还是主动“出击”?当时,毛二可带着他培养出来的博士、雷达所所长龙腾,找到了刚刚上任不久的学校党委书记郭大成,面陈事业发展的突破和设想:带领雷达所成立学科性公司,目标是要当北理工的“无人机所””。西北工业大学有个“无人机所”远近闻名。国庆60周年阅兵式上首次出现无人机方阵,参加的无人机全部由无人机所自主研制生产。

    这个目标听上去有点天方夜谭。要知道,当时无人机所400多人的科研队伍,一年产值6个亿。而雷达所只有40多名教师,产值7400多万。

    郭大成听后,非但没有毙掉这个超常规的跨越发展设想,反而支持他们进入了前期调研。

    “产品的稳定性怎么确定?产品市场在哪?公司资质有没有……”在召开的可行性分析会议上,不少人提出质疑,觉得风险太大,不同意办。

    “雷达所每年都会产生一大批科研成果,但这些成果在评审、发表论文后,因为一没钱二没人,就被锁进了柜子里。”“公司的成立能够突破人员编制和科研资金的限制,更有利于科研成果产业化。”“研究成果产业化能够反哺高校资金、人才缺口,为高校的学科发展提供新的平台和解决方案。”毛二可一个个找找思想有顾虑的老师谈话……

    可最终,依然有一少部分老师不同意创办学科性公司。“这一次,我们内部发出了不一致的声音。”毛二可找到郭大成遗憾地说。
“你们想干的先干起了,让不想干的人先观望着。干好了,他们还可以参加。”郭大成果断拍板。毛二可说:“强扭的瓜不甜,听郭书记这么一说,我的包袱暂时放下一些了。” 2009年11月,搞了一辈子科研的毛二可,带领雷达所近一半的人组建了这家学科性股份公司,在北京理工大学率先尝试科研体制机制创新。公司致力于打造一个世界一流的传感、导航与数字系统公司。龙腾说,“如果当初毛院士和郭书记有半分犹豫,这个公司也办不成。”
 
“财散人聚,财聚人散”

    成立公司,到底按照什么模式运行。毛二可会同校领导决定,公司一定要实行股份制。股权激励会极大地调动人的积极性,让参与创业的创新团队人人持股。

    如今,在理工雷科,当初和毛二可一起创业的团队共20多人都持有公司股份。毕业刚刚一两年的博士,能占到公司2%股份。而毛二可作为公司核心人员,也只占5%的股份。

    这种体制下,青年骨干看到了希望,得到了更多激励。而留住、培养一支年轻、高水平的优秀科研团队,一直是毛二可倾心关注的。前些年,为留住人才队伍,毛二可在科研成果获奖后,主动提出将青年教师的名字排在获奖名单最前面,把最大的一份奖金分配给青年教师。1990年,毛二可获得光华基金特等奖,把大部分奖金分给了雷达所的老师们和研究生。

    毛二可说:“古人云,财散人聚,财聚人散。我们不仅靠人格、智慧来影响、凝聚年轻人,更要提供人才创新发展的平台、机制,让他们干得有奔头、更长久。”事实证明,股份制的路走对了。这两年,公司产值快速发展到5000万元以上,科研经费也翻了一番。

    更想不到的是,学术指标跟着大涨。公司科研团队不仅发表了十几篇国际期刊论文,牵头承担了973等国家重大基础研究项目,还获到了国家技术发明二等奖。

    对此,毛二可解释:“过去有关部门通知我去开会,拿个通知,找学生怕耽误他们学习,我总是自己骑自行车去。成立公司后,这些行政事务性的活就有专门的同志来做,我们做科研的老师更专注于学术研究,这样做事效率更高了,科研实力越来越强。”
 
“把发展的压力变成前进的动力。”

    和五年前刚退休的时候一样,毛二可还是早上8点钟就来到实验室,晚上11点才回家,周六日也不例外。他就像一套灵敏的雷达系统,始终不知疲倦地搜索着国际最新雷达研究动态。

    在我国雷达研究领域,“毛二可”可是一个响亮的名字。至今,他已获得国防科工委重大技术革新二等奖、国家发明二等奖等二十余项省部级以上奖励。这些奖项如同一个个脚印,见证了我国雷达研究从零起步到品种齐全、进军世界水平的发展过程。

    有了这些成绩,仿佛完全可以有资格躺在过去的“功劳薄”上安享晚年了。但毛二可没有停下前进的脚步,依然有着深深的忧患意识:“我年轻的时候,国家经济发展有困难,科研经费紧张。到了上世纪90年代,又遇到科研人才匮乏。现在,我们赶上了科技创新的好时候,国家建设中关村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政策的“春风”也吹到了北理工,无论经费也好,人才也好,什么条件都具备了,就看我们自身能不能发展上去了。我们要把这种发展的压力变成前进的动力。”

    龙腾说:“一直以来,毛院士求新求变的学术思想和事业做大做强的愿景始终没有变。”今年78岁的毛二可,又把目光投向了世界雷达研究前沿——最新体制的高分辨率雷达,并亲自带着十几个师生进行研究。今年春节前夕,毛二可还赶到昌平南口的靶场做实验,零下十几度的室外,一待就是一天。

    “毛二可院士数十年如一日,永远站在科研教育事业的第一线攻克难关。他就像一根蜡烛,纵然矗立风雨仍光热不衰……”这是一首在北理工流传颇广的歌曲,名为《无悔的蜡烛》。如今的毛二可正如这蜡烛,燃烧正旺:“现在,国家鼓励我们科技工作者走出科研院所创业,特别是创办科技型企业。我个人有限时间不多了,但是要干的事情还很多很多……”

 
毛二可简介:

    毛二可现任北京理工大学学术委员会委员、北京理工雷科电子信息技术有限公司顾问。他在雷达系统及其信号处理和教书育人方面做出了创造性的贡献。1984年被评为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技术专家,1985年和1988年两次被评为北京市劳动模范,1989年被评为全国先进工作者,1991年被评为兵器工业系统劳动模范,1995年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2007年被评为全国优秀共产党员。

(审核  刘明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