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新闻网» 党建思政» 正文

【学习园地】如何激励“教学型”教师

供稿: 文汇报 樊丽萍 编辑: 新闻中心 辛嘉洋
(2014-12-30) 阅读次数:
【字号  大

【编者按】十八届三中全会对在新的历史起点上全面深化教育改革作出战略部署,指明了我国高等教育未来改革与发展的方向。"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党委宣传部特在【学习园地】中开设“他山之石”栏目,搜集兄弟高校深化改革中探索、做法与经验,以供我校在推进全面深化改革中思考和借鉴。此次推荐刊载于《文汇报》的《如何激励“教学型”教师 》一文。
                                                                ——党委宣传部


  
教师发“自白书”抨击“重科研轻教学”,川大推出“卓越教学奖”—— 如何激励“教学型”教师

  日前,四川大学官方网站新挂出一条消息瞬间引发热议:该校将启动“卓越教学奖”评选表彰,特等奖获得者有望拿到100万元奖金。

  此前,川大一位教师的“自白书”在网上热转。这位叫周鼎的教师在“自白书”里称,“相信讲好一门课比写好一篇论文重要的人,今夜死去了。”对高校“重科研、轻教学”的导向,周鼎猛烈抨击,“从前,科研是副业;现在,教学是副业。”

  从教师网上“吐槽”大学不重视教学,到高校火速推出100万元重奖教学——这一周,“自白书”事件的跌宕剧情,引发了众多学界人士和网友的热议。

 
 讲台上的好老师,终究走不了学校的“绿色通道”

  12月23日凌晨,四川大学历史文化学院讲师周鼎把一封“自白书”传上网。自白书开头即写下“酒壮怂人胆,姑且胡言乱语”,随后,他洋洋洒洒写下29条,痛陈高校科研体制的弊端,以及对学生教学工作的轻慢。“一门课的工作量如何计算?教务处说,我们按照课时来计算。那一刻,我真希望自己是一部复读机。”“所有高校领导都在说,我们必须重视教学。他们一边说着,一边看着论文发表的数量。”“最牛逼的教师是拥有最多科研经费的人,而不是拥有最多学生听众的人。也许最新一版《汉语大词典》应该修改教师的定义了。”……

  在如今的高校里,周鼎这类教师属“教学型教师”。在科研考核上,他们“业绩”往往不怎么“光彩”,甚至达不到学校最低的考核量,但在讲台上,这类教师又人气极高——周鼎曾斩获川大首届“我最喜爱的十大老师”等多个校内教学大奖。据学生们说,他的课总是人很多,“旁听者居多,能选上他的课靠运气。”

  针对周鼎的“自白书”,12月24日晚间,川大通过微博发表声明称,该校高度重视教学工作,制定有一系列鼓励教师潜心教学的政策,专门开设了为一线优秀教师晋升教学型职称的绿色通道,“据了解,周鼎老师今年申报了教学型副教授,但未达到申报条件。”

  和科研考评关系不大,和教学型教师评议有关

  “最近几年,为纠偏高校重科研的不良导向,很多大学都通过包括教师分类管理人事改革在内的举措,强化对本科生教学的重视。”沪上一所高校人事处负责人认为,周鼎的境遇彰显了目前大学在考核“教学型教师”上遇到的困难。

  无论是目前处于舆论风口上的四川大学还是清华大学等,国内很多名校目前都在推进人事分类管理制度。以四川大学为例,去年10月,川大人事处就下发《四川大学教师队伍建设实施办法》,学校教师岗位按工作侧重点分为学科型(从事教学、研究工作)、教学型(主要从事教学工作)和研究型(主要从事研究工作)三类。而类似的岗位分类办法也已经被清华大学写入了大学章程。

  “对教学型教师的考核,是不是只要听课学生点赞就可以?还是要附加其他一些更加科学的指标加以衡量。”这位负责人坦言,不少高校对于教学型教师考评,除了纳入规定的课时量、师生评教等,往往对于一些教学岗位教师的晋升附有出版教材、组织教学团队、发表论文数等要求。但在操作过程中,对不少教学型教师而言,后面几项要求成了门槛。但他同时指出,周鼎此次似乎不是因科研不达标无法晋升职称,而是用现行的一些对教学型教师的要求来考核,他可能仍然有不足,“很多人都在就此事抨击大学太过重科研评价,这种论调套在周鼎身上,似乎不太有道理。”

  周鼎后来也表示,今年,其所在学院强烈推荐其为副教授,走学校专门为公共课教师特意开辟的绿色通道,但因工作年限和工作量等硬指标,还是没能过关。在他看来,设立绿色通道的初衷是好的,但理念没有变,在操作方式、流程等方面还是“换汤不换药”。

  “大学和高中不一样,无故排斥科研而只倾心教书的应去高中更合适。”在微博上,有网友如此评论。但也有很多人为周鼎鼓劲,“金奖银奖不如学生的夸奖。”

  
“大团圆”收场,别忘继续做好教学这份良心活

  随着舆情走热,前天,川大宣布设立“卓越教学奖”,担任本科教学的一线教师均可加入评选。据悉,“卓越教学奖”设特等奖1名,奖金100万元;一等奖1名,奖金50万元;二等奖2名,奖金30万元;三等奖7名,奖金10万元。不得不说,川大如此重金奖一线教学,在国内高校中也属凤毛麟角。此前,备受关注的浙江大学“心平奖教金”,从2012年开始累计为4名教师颁出百万元大奖。

  周鼎也表示,本来想退出公共课教学,但被学生热情感动,所以会继续开,而且希望讲得更好。

  “教学是个良心活,靠金钱就能刺激?!”针对川大开出的高额奖金,也有学界人士发表评论善意提醒。一种声音认为,这一“大团圆结局”的出现,不排除是因为当事双方迫于舆论压力,无论是高校还是教师,都不应忘记,育人才是大学的根本要务。

  (资料来源:《文汇报》2014年12月28日03版)


分享到: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豆瓣网
分享到: 微信 (备注:需要通过手机等移动终端设备进行分享)
分享本则新闻
请扫上方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