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新闻网» 党建思政» 正文

【学习园地】重奖会让大学教师爱上讲台?

供稿: 中国教育报 编辑: 新闻中心 辛嘉洋
(2015-01-08) 阅读次数:
【字号  大

【编者按】十八届三中全会对在新的历史起点上全面深化教育改革作出战略部署,指明了我国高等教育未来改革与发展的方向。"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党委宣传部特在【学习园地】中开设“他山之石”栏目,搜集兄弟高校深化改革中探索、做法与经验,以供我校在推进全面深化改革中思考和借鉴。此次推荐刊载于《中国教育报》的《重奖会让大学教师爱上讲台?》一文。
                                                                ——党委宣传部

  编者按:当好一线教师也有机会赢得百万大奖,这是大学教师以前难以想象的,眼下却正走向现实。四川大学日前宣布,今年将评选出11名“卓越教学奖”获得者,以表彰师德高尚、教学优秀、学术卓越的一线老师,其中,特等奖金高达100万元。获奖者将通过全校师生网络实名投票的方式选出。在近期关于高校教师“重科研轻教学”的话题引发广泛争论的背景下,四川大学此举格外引人注目,有人点赞,也有人持不同观点,本报特邀行业内人士各抒己见。

  为重奖一线教师叫好

  姜朝晖

  教学工作是大学的首要职能,也是高校教师的基本职责,对于培养高素质专业人才具有决定性影响。然而,随着高等教育的发展,科学研究、社会服务、文化传播也相继成为了高校的重要职能。在这样一种多重职能下,科学评价大学和教师,显然并非易事。可以说,无论怎样的制度设计,都难免顾此失彼。在当前高校以量化为主要考核方式的体制下,科学研究成了大学教师评价的刚性指标,并直接决定教师的职称晋升,而最应该受到重视的教学工作,却被严重忽略。
  诚然,高校管理者并非不知道教学工作的重要性,但教学评价的确难以操作,不同学科、专业、课程甚至不同教师、学生,教学内容和方式可能大相径庭,即便开展评价,指标的同一性也是很大问题,而且操作过程中主观因素太多。相对而言,科学研究只要有成果正式公开发表或出版,很容易进行统计和鉴定。除此之外,在知识经济社会和学术资本主义的推动下,教育主管部门和民间大学排名机构,也都偏好于科研为主的评价设计,以论文、课题、专利等指标来衡量一所高校的学术成就,并进行排名,这也间接助推了当前高校教师“重科研轻教学”现象不断升级。
  在这种评价导向下,高校教师大都自觉不自觉地把精力放在了论文写作、课题申请上,尽管也有不少教师坚持以教学和学生为本,但是并没有受到相应的肯定,反倒由于精力牵扯,在论文发表、课题申报中处于劣势。不可否认,高校重视科学研究具有提高大学教师学术水准的功能,甚至也有助于教学工作,不过把科学研究提升到衡量教师成就,甚至是决定教师职称晋升的唯一标准,则是不可取的。之前微信平台上广为流传的四川大学教师周鼎的“自白书”,其实也是对这样一种不合理评价制度的公开批评,代表了一部分高校教师的心声。
  尽管有少数高校教师能够一身多任,既能做好科研,也能做好教学,甚至还能同时兼任行政职务,但这样“全能型”的教师毕竟少之又少。这种不合理的评价制度,难免给许多高校教师的职业发展带来困扰,也直接影响了高校教育教学质量。
  笔者以为,四川大学开展的“卓越教学奖”评选,对改善当前高校教师评价体系和制度未必能起到立竿见影的效果;在具体操作方式上,也有待商榷和进一步完善。但重奖激励教师做好教学工作,至少体现了学校对教学的重视,从发展的角度来看,此举无疑具有正面的价值引导作用。
  (作者系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高等教育研究中心博士)

 

  单纯奖励非治本良方

  胡乐乐

  国内曾有高校出台过类似的鼓励教师教学的举措,但四川大学此次的奖励人数与金额,无疑还是足够“惊艳”。
  毋庸讳言,鼓励大学教师投身教学需要用重奖激励,这本身就说明了如今我们的大学教学着实存在问题。笔者以为,教学之所以不被大学教师看重,根本原因是学校的办学理念出现了问题。无论是教师的绩效工资还是职称晋升,现在的大学都越来越偏重于科研方面的考核。而要改变这种现状,学校首先要大力扭转办学观—或者确切地说是政绩观。现代大学的使命固然包括了科学研究,但即便是高水平研究型大学,也应把教学作为其第一位的使命,至于那些非研究型的普通大学,更应以教学为主。
  那么,大学应该如何重视教学?笔者以为,首先必须改变导致教师“重科研轻教学”的现有评价制度和人事制度。这就要求在教师的绩效工资考核和职称晋升上,把教学作为重要的内容,在评估中提高教学的权重—至少应该与科研占一样的权重。其次,可以参照欧美教育发达国家的做法,把教师分为教学型、科研—教学型、科研型三大类,教学型教师的职称分为助教、讲师和高级讲师三级;科研—教学型和科研型教师的职称分为助理教授、副教授、正教授三级。这样一来,那些更愿意投身教学的教师就能安心教学了。
  “重奖教学优秀教师”,表面上看决心很大,其实只是一种应急之策,因为一旦教师功利地为了获得百万大奖去教学,必然要刻意投学生和领导等评委所好,以便能够及早获得令人垂涎的重奖。这样一来,非但不能整体上促进本科教学质量的提升,反而可能适得其反。
  评选教学优秀教师,学生握有重要投票权,但是,这也容易产生新的问题,难免会让教师成为“学生票”的“奴隶”。因为许多学生选修公共课甚至专业课,只是为了获得学分,那些课程难度低、给分大方、要求不严的教师容易获得学生好评,而那些课程难度大、给分严苛、要求严格的教师则可能比较吃亏。
  总而言之,在笔者眼中,“重奖教学优秀教师”并非良策。解决问题的根本之道,还是学校要尽快转变办学观、政绩观,让教学切实成为学校最重要的工作,让多数教师都能热爱教学,把更多的时间、精力用于对学生的日常教学与培养之中,从而让每一位学生都能获益。此外,大学校长们须知,教学本身也是一种学术,因为要上好一节课,教师就得事先花费很多时间、精力去准备,其中包括阅读学术论著、思考学术问题和撰写教案等,这难道不也是一种科研吗?
  (作者系中国海洋大学教育系讲师)

  教师好不好学生最有发言权

  焦以璇

  传道、授业、解惑,这是古人对为师之道的精辟解答,历经千年流传至今,足见其生命力。按照现代语汇来说,教师这个职业的核心价值是教书育人,做知识的传递者、独立思想的培育者。教师理应把教学视为自己的重要职责,用心为学生上好每一堂课。
  然而,当下的大学校园,许多教师由于忙于科研,忽视了教学水平的提升,甚至对教学敷衍了事,大学校园里不乏“混”课堂的教师:有的年年使用相同的教学课件给学生讲授,有的拿整堂课的时间来给学生放电影,还有的上课东拉西扯不讲正题……
  这样的课堂自然不能令学生满意,这样的教师也得不到学生的尊重和喜爱。可以说,课堂是检验大学教师是否真正履职的主要场所,也考验着教师的教学智慧和能力。笔者以为,教师教得好不好,学生最有发言权!对于四川大学此次评选,有人担心学生能否客观公正地投票,在笔者看来实属多虑。大学生作为成年人,已经具备独立分析、思考问题的能力,也具有一定的质疑和批判的能力,对于教师的课堂表现,相信绝大部分学生都能做出理性评价。
  按照现代契约精神,当学生交纳学费进入大学后,学校和学生之间就建立了契约关系,应按照契约精神来践行双方教与学的责任。因此,要求教师提供良好的教学是学生固有的权利。让大学生一人一票评选教学方面的好教师,正是保障其在教学中的主体地位,尊重他们权利和意愿的做法,有利于充分调动学生参与学校事务的积极性和主动性,有利于培育学生的独立精神、自由思想,有利于营造自由民主的校园氛围。
  当然,我们也不能过分夸大学生在评价教师过程中的地位和作用,一味地以学生的好恶来评价教师教学的优劣。毕竟,任何正式的评选活动都应该有一套严格完善的评价体系和标准。在师生投票之外,科学专业的评审机制和监督体系也必不可少,唯有如此,才能真正评选出名副其实的好教师!
  (中国教育报 系中国人民大学硕士研究生)

  (资料来源:《中国教育报》2014年12月30日第2版)


分享到: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豆瓣网
分享到: 微信 (备注:需要通过手机等移动终端设备进行分享)
分享本则新闻
请扫上方二维码